您的位置:香港3374财神网 > 农业资讯 > 怎么才能捉到知了龟呢,为了自己忘却的记念

怎么才能捉到知了龟呢,为了自己忘却的记念

2019-09-03 08:07

知了常见的蝉科动物是蝉,俗称、蛣蟟或借落子、蝉猴、知了猴、知了龟等。因各地方言不同,别称也有相应的变化。那么,怎么才能捉到知了龟呢?

梦想在前方  待你展翅高飞

图片 1

夏夜的清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,小虫有节奏地唧唧叫着,还有此起彼伏地蛙声一片,夜晚奏鸣曲正式开始了。亲爱的,你听到了吗?在这个美丽的夜晚,我想把我和蝉的故事说给你听,你愿意听吗?无论你在哪儿,美好的我们终会相遇。见与不见,在一起。

鸣蝉树林兮。那些激情四射、天天喊着知了知了、引吭高歌的蝉,今晚跑到哪儿去了?我怎么没听到我现在最想听到的、最熟悉的蝉鸣呢?哦,我明白了,这个有着风、有着特有清凉的夏夜不属于我的蝉。蝉的世界是那个酷热难耐的三伏天,叫得最响的时候是那个烈日炎炎、进入烧烤模式的时刻。蝉对我而言有着特别的感觉,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我有着太多太多关于蝉的的记忆。

我记得父亲带着小时候的我,随意找一个小树林,父亲用铁锨平着把地表面的土除去一层,就可以看见圆圆的蝉的幼虫知了龟的小窝,我的任务是把知了龟从小窝里拿出来放到早就预备好的桶里,就这样大约半个下午的功夫,我们就可以有几百只的收获,回家之后用盐水腌着,等进去咸滋味之后用干锅煎着吃或者用锅蒸着吃,是不可多得的美味,可以让那时缺吃少穿的我们享受大餐。

我记得每天都要在傍晚时分扫自家院子,边扫边看就可以发现很多有点透明的小洞,只需用手指头轻轻一抠,就可以发现知了龟,但也有偶尔抠了蚂蚁洞的时候。更好玩的是一家人在院子里边聊天边吃着晚饭,有时感觉脚痒,用手一摸,原来是一个知了龟爬了过来。

我记得在出知了龟的季节。每逢下雨天,雨下得稍微小的时候,我就迫不及待地穿着雨衣到外面找知了龟。因为找的次数多了,凭直觉或经验就知道哪儿的知了龟多,一般从家出来就直奔目的地,有好多知了龟的窝被雨水冲开变大了,所以下雨过后的大窝里面有很大可能,藏着一个知了龟。有时窝里的知了龟一动不动,请别担心,知了龟活得好着呢,因为水把知了龟淹得暂时失去了知觉,一动不动只是假象。过不大一会儿,知了龟就可以恢复知觉,先是一只脚慢慢动了起来,继而又可以爬了。有时我还能从小水洼里捡到知了龟,知了龟在窝里一感觉到有水,就着急爬出窝,但终究敌不过雨水的侵袭,暂时失去了知觉,正好被我捡了便宜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知了龟可以卖钱了。有人到村里中心街上打着个灯笼,边上放着个水桶,拿着一大把零钱,就在那儿专门收购知了龟,每个可以卖到3分钱至5分钱。从此以后就改变了农村人自找自吃知了龟的传统习惯。对于那时普遍缺钱的农村人来说,找知了龟的目的就变成了换钱,贴补家用,很少有人再吃知了龟了。写到这里,突然想到那首诗,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蚕人。

蜕变成蝉    重获新生

应运而生,我也有了一个专职工作就是找知了龟。那时候我还小,干农活是顶不起个大人来的。父母就利用我找知了龟的专长,安排我到离家约三里地的一个叫王家屯的地方去找知了龟卖钱。因为离家远,所以要早走,很多时候太阳还没落山,手里拿着标配,一个手电,一个结实的方便袋,沿途会看见很多在地里干活的农民,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会感觉很丢人,心里别扭的很。我记得当时尽量把手电藏在身子后面,就好像所有看到我的人都知道我要去找知了龟一样,心里慌乱的很。

到了目的地,那片很大的树林子,我才算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。我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,把丢人、别扭、慌乱抛在了脑后,这才是我的主场。我长了一双善于发现知了龟的眼睛,还长着善于奔跑的双腿。要想找得多,眼、腿、手缺一不可,必须高度配合。眼睛负责快速发现,腿和脚负责快跑过去,手负责拿住,稍慢一步,可能前功尽弃。因为找的人很多,很可能让别人拿走被自己发现的胜利果实。也有被两人同时发现的时候,谁能更快拿到,谁就是赢家。那时大家很讲“胜者为王败者为寇”的规则,也没见谁因为找知了龟而吵嘴打架的,大家只是稍有遗憾,就又去找下一个了。

那时候找知了龟人多到什么程度?那真是人山人海,没有逻鼓喧天,只是一道道手电的亮光在夜里闪耀。大家玩笑话说,人比知了龟还多,但最后每个人都可以满载而归,现在想想,找知了龟的人虽比知了龟多,但终究是人找知了龟,而不是知了龟找人,最终还是人的收获大。

每天晚上的找知了龟于我而言就是一场激烈的战斗,那片树林就是我的战场。我从小就是那个父母、邻居眼里能干的孩子,我要找得比姐姐弟弟多,我要赢得父母的表扬。就单找知了龟这一件事,我也要和自己比,今天晚上一定要比昨天晚上找得多。和别人比,要最大限度地找得比别人多。为了完成心中的目标,我一晚上就在那片树林里不停地找,不停地跑,那地不仅高低不平,软不拉塌的,还经常有石头、坷垃、草什么的,找知了龟的战场可以说是深一脚浅一脚,磕磕绊绊地。

整个手电照着的是树,眼睛看的也是树,哪儿还顾得上看看脚下的路,被磕倒绊倒那都是家常便饭,破点皮、划道口子、出点血那算什么,谁还顾得上那些,干正事找知了龟要紧,爬起来再跑,爬起来再找。我心中只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找到尽量多的知了龟,好让父母表扬、姐弟羡慕。现在想想,那时候的自己真是为了句表扬不要命啊,是多么地活在当下,心无旁骛啊。

在那片树林的中间地带,还有一大片坟茔。我那时候还小,对坟虽没有太大的概念,但也知道里面埋着的是什么,走到那儿,后背还是冷嗖嗖地。自己找知了龟心切,也顾不上害怕太多,再加上找的人多,也减少了我的些许恐惧吧。

那时候每天晚上在那片树林子里,我至少要转悠4、5个小时,再加上找完之后,还要再走三里地回家。我现在都算不出来那时候每晚要走多少步?只记得当时蹆是软的,不停地打着哆嗦。不像我们现代人每天开着车上下班,需要借助工具数算每天走了多少步。

书归正传,我那时每晚至少要找四、五百个知了龟,每个能卖到3、4、5分钱的样子,好的时候大约能收入2元多钱吧,正是靠这笔巨大的收入,我们家买了奢侈品,为家里每个家庭成员都换了一种布质的新腰带。

我渐渐长大了,功课也多了,干地里的农活我也顶个大人了,找知了龟的事也和我渐行渐远了,成了一段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的人生经历。但是他已经融入我的骨髓,化为我的血液,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。当然我的关于蝉的记忆还有很多很多,估计三天三夜也说不完。

而幸运的是我成家之后住的小区门口还有几棵大柳树和两排白杨。孩子小的时候,以陪孩子玩的名义还去找过几次知了龟。每次大抵还能找几个,也算过了小时候找知了龟的瘾。现在孩子也大了,时间少了,也没有兴趣了,我也没什么理由再去找了,小区熟人多,带着孩子还可以说孩子要找,可以拿孩子当幌子。也不知为什么,大约是儿时找知了龟换钱的丢人心理一直在,到现在我也很难做到,面对很多熟人,很坦然地找知了龟。估计这是自己的心理问题,以后探讨。

到现在每每开着车走到小区门口,看着别人在找知了龟,还是有点眼热,心里有点痒,也有下去找地冲动,这么想着想着就进入小区了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对此说不上有多遗憾,但心里还是有很大渴望的。

对我而言,蝉鸣是夏天的标志,是夏天的符号。每年听到的第一声蝉鸣,都会带给我一种发自内心的无限大的惊喜,每年我都把第一次听到的蝉鸣作为我的夏天的开始。我无法想像,在我生命中的某一个夏天,如果听不到蝉鸣,我会是怎样一幅遗憾、失落的样子?不至于像丢了魂吧。而我却知道每一个我听到的蝉鸣的夏天是那么地自然,妥贴,是一种不可或缺的享受。

写到这儿,又听到了蝉的声音,风可能小了,天又热起来了。我知道蝉是属于夏天的,我爱夏天,我也爱蝉。与其说是我爱蝉,其实我更爱的是独属于自己的那段记忆。

这些文字是我内心的流淌,记忆的重现。很简单,就是突然想写出来,不写出来感觉憋得慌。就像有人说,小鸟为什么要唱歌?是因为小鸟心中有首歌。这些文字对你而言可能毫无意义,因为你没有这段经历,而于我却是意义非凡。也可能你和我恰巧有了共鸣,这也与我无关,只是这段文字恰好唤醒了藏在你内心深处的记忆。你有共鸣也好,感觉无意义也罢,我们终究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,同一片天地之间,我们最终是合一的。

回头却不是从前,再见已不是少年 ​​​。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现在的我也成了遍身罗绮者,吃知了龟也成了我的家常便饭。突然记起鲁迅先生的杂文《为了忘却的记念》,我记录下来,就是为了记念那段挥之不去的儿时记忆,为了自己忘却的记念。其实我知道,那是忘不了了的,他已经长在我的骨头里,我在他在。就把为了忘却的记念作为这段文字的题目吧。

蝉鸣声声  唤醒蜇伏的羽翼

本文由香港3374财神网发布于农业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怎么才能捉到知了龟呢,为了自己忘却的记念

关键词: 财神报网站 香港3374财神网